《夜晚的潛水艇》現代文閱讀題素材

中學語文教學資源網雜文參考現代文閱讀 2021-06-27 手機版


1966年一個寒夜,博爾赫斯站在輪船甲板上,往海中丟了一枚硬幣。

1985年,博爾赫斯去世前一年,一位澳洲富商在航海旅途中無聊,借了同伴的書來看。對文學從無興趣的他,被一首題為《致一枚硬幣》的詩猝然擊中。1997年,在十余年成功的商業生涯后,這位商人成了財產不可估量的巨富和博爾赫斯的頭號崇拜者。他收藏了各種珍貴版本的博爾赫斯作品、博爾赫斯用過的煙斗、墨鏡、吸墨紙,甚至連博爾赫斯的中文譯者王永年在翻譯時用的鋼筆他都收集了兩支。但這些仍無法平息他的狂熱。一個念頭在黎明時分掉進他夢中,促使他資助了一場史上最荒誕的壯舉。他要找到博爾赫斯扔進海里的那枚硬幣。他買下一艘當時最先進的潛艇并加以改進,聘請了一批來自世界各地的海洋學家、潛艇專家和海底作業員。富商深知他無法讓這群精英為自己的白日夢效力,因此向他們承諾,將為他們的海底考察提供長久的資助,要求僅是他們在科研工作之余,順便找尋一下那枚硬幣的蹤跡。陳隊長問他:“如果一直都找不到呢?”“那我就一直資助下去!

根據詩中信息,博爾赫斯是從蒙得維的亞啟航,拐過塞羅時將硬幣丟進海中。團隊調取了那一年的洋流資料,并將塞羅周邊海域劃分成許多個邊長一公里的正方形,逐塊搜索。為了區分海底礦床及海中垃圾,他們特制了一臺金屬探測器,僅對微小體積的金屬圓片產生反應。結果只找到幾枚大航海時期沉在海底的金幣?紤]到那枚硬幣已被鹽分啃噬了數十年,很可能僅剩余一點殘片,或者完全消融了。第二年,富商讓他們離開塞羅,去全世界的海域開展科研考察,同時保持探測器開啟,萬一發現反應,再設法進行打撈。富商明白找到的希望微乎其微,但他認為找尋的過程本身就是在向博爾赫斯致敬,像一種朝圣。其間所耗費的財力之巨大和歲月之漫長,才配得上博爾赫斯的偉大。

考察進行了將近三年。1999年底,潛艇失去聯系。推測是在探索海溝時失事。次年,富商病逝。他的孫女在多年后翻看他的遺物時發現了那些錄影帶。其中有一段不可思議的影像:

潛艇于1998年11月駛入一座由珊瑚構建的迷宮。探照燈照出絢爛迷幻的圖景。隊員們誤估了兩座珊瑚礁之間的距離,導致潛艇被卡住,動彈不得。六小時后,鏡頭拍到遠方駛來一艘藍色潛艇,向阿萊夫號發射了兩枚魚雷。魚雷精準地擊碎了珊瑚礁,艇身得以松動,快因缺氧而昏迷的隊員連忙操縱潛艇,向海面升去。那艘潛艇則像幽靈般消失在深海,此后的航行中再未和它相遇過。

我國知名印象派畫家、象征主義詩人陳透納去世后公開的手稿中,有一篇他追憶早年生活的散文,也許能為這一神秘事件提供另一種解釋:

國慶時回了趟老家。老房間的舊床實在是太好睡了。隨便一個睡姿里,都重疊著以往時光里無數個我的同一姿態。從小到大,一層套一層,像俄羅斯套娃一樣。我覺得格外充實,安適,床是柔軟的湖面,我靜悄悄沉下去,在這秋日的午后。醒來時我打量這房間。窗簾上繪著許多棕色落葉,各種飄墜的姿態,和秋天很相宜。淡黃色杉木地板,淡黃色書桌。藍色曲頸臺燈。圓圓的掛鐘,熒光綠的指針,很久以前就不轉了,毫無緣由地一直掛在那里。墻刷過一次,仍隱約可辨我年幼時的涂鴉,像遠古的壁畫。這么多年過去了,我依然愛這個房間,盡管它不再是潛水艇的駕駛室。我該起床了。父母喊我吃晚飯的聲音,好像從遙遠的歲月里傳來。穿衣服時,我依然無法相信自己已經三十歲了。

晚飯時母親說起,上禮拜沈醫生過世了,以前給你看過病的,你還記得吧。在妻子面前,父母絕口不提我生病那幾年的事,這次她娘家有事,沒跟我一起回來。我含著筷子嗯了一聲。中學那幾年,我像著了魔一樣沉浸在病態的妄想里,自己倒不覺得什么,對我父母來說,那是噩夢般的幾年。不過現在一切都過去了,我也結婚生子,進了一家廣告公司,像個正常人一樣生活。大家都覺得很欣慰。

從初中起,我為過度生長的幻想所纏繞,沒法專心學習。沒法專心做任何事。更小一些,誰也沒覺察到癥狀,還夸我想象力豐富。我指著房門上的木紋,說這是古代將軍的頭盔,那是熊貓的側面,爸媽都覺得像。有時我坐在地上,對著大理石的紋理發呆,想象這條細線是河流,那片斑紋是山脈,我在其中攀山涉水,花了一下午才走到另一塊大理石板上。

這類幻想多半是一次性的,像一小團云霧,隨處冒出,氤氳一陣又消散。只要有插圖的書,我都能拿來發呆。對著一根圓珠筆芯我能看上一節課。所以成績可想而知。

我爺爺是個海洋學家。我七歲那年,他不顧家人反對,以六十歲高齡,受邀參加了一次海洋考察,具體去哪里做什么,沒對我們說。然后再也沒有回來。我很小的時候,每晚睡前,都聽他講海里的故事。我父親小時候也聽過那些故事,他至今認為那是造成我妄想癥的根源。我時常思念我爺爺,在我的想象中,他和大海融為一體。十四歲那年,初三上學期,我決定開始經營一次海底的幻想。我在課堂筆記的背面畫了詳細的草圖,設計出了一艘潛水艇。夜晚,只要我按下書桌上的按鈕,整層樓的內部空間就轉移到一艘潛水艇里邊去,在海中行駛。我爸媽在隔壁睡著,一無所知,窗外暗摸摸的,他們也不知是夜色還是海水。我的房間就是駕駛室,我是船長。

高二的一天夜里,我下了晚自修,興奮地小跑回家,今晚要去馬里亞納海溝探險了。進門,發現爸媽都坐在客廳里,沉默地等著我。茶幾上放著我的筆記本,攤開著,每一頁都畫著潛水艇。我臉上發熱,盯著本子,說不出話來。過了一會,父親開了口,他說,透納,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看著他們在燈光下的愁容,第一次發現父母老了很多。這幾年我整天沉浸在海底,根本沒仔細打量過他們。那晚他們對我談了很多,傾訴了他們這些年的憂慮。母親哭了。我從未在父親臉上見過那種無助的神情。那是一次沉重的談話,又在快樂的頂峰迎頭罩來,以至多年后想起,語句都已模糊,心頭仍覺得一陣灰暗。高考、就業、結婚、買房,這些概念從來都漂浮在我的宇宙之外,從這時起,才一個接一個地墜落在我跟前,像灼熱的隕石。我才意識到這是正常人該操心的事。正常一點,他們對我的要求也僅限于此。

。

后來陳透納迷上作畫,辭職成為畫家,成名經過,眾所周知,自不必贅述。晚年,他在回憶錄《余燼》中說:

“……五十歲后,我停止了作畫,也不再寫詩,很多人說我江郎才盡。其實不是的。我的才華早在十六歲那年就離我而去,飛出天外了。我中年開始作畫,不過是想描繪記憶中那些畫面。寫點詩,也是為此。我只是如實臨摹,并非世人所說的什么主義。直到有一天,我把以前的夢境都畫完了,就不再畫了,這是很自然的事。我一度擁有過才華,但這才華太過強盛,我沒辦法用它來成就現實中任何一種事業。一旦擁有它,現實就微不足道。沒有比那些幻想更盛大的歡樂了。我的火焰,在十六歲那年就熄滅了,我余生成就的所謂事業,不過是火焰熄滅后升起的幾縷青煙罷了!

陳透納遺書的最后一段,交代了繼承事宜后,他寫道:“我反復畫過一張畫。深藍色的背景中央,有一片更深的藍。有人說像葉子,有人說像眼睛,像海里的鯨魚。人們猜想其中的隱喻。其實沒有任何含義,那是一艘潛水艇。我的潛水艇。它行駛在永恒的夜晚。它將永遠,永遠地懸停在我深藍色的夢中!

公元2166年一個夏天的傍晚,有個孩子在沙灘上玩耍。海浪沖上來一小片金屬疙瘩,銹蝕得厲害。小孩撿起來看了看,一揚手,又扔回海里去了。

·語文課件下載
·語文視頻下載
·語文試題下載

·語文備課中心






點此察看與本文相關的其它文章』『相關課件』『相關教學視頻|音像素材


上一篇】【下一篇教師投稿
本站管理員:尹瑞文 微信:13958889955
国产偷?视频在线观看,按摩被强全彩漫画,电影二区先锋,又污又色又黄的视频